【OP同人】【PK/企拉】clover

*很久以前写的 OOC严重 

*当原创看就好【虽然没人会看

*成田良悟我爱你啊【意义不明

*歌词来自clover



【1】

——2011年——

 

『我渴望得到幸福

我渴望得到幸福

和你一起得到幸福

成为你的幸福』

 

 “……”——黑发的青年看着眼前的男子看得出神

“幹嗎?”——金发男子不满的说

“呀,我只是在想,你现在是不是已经得到了你所寻找的幸福呐?”——黑发青年依旧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唯有语气变得严肃了起来

“……恩”——金发男子躲开了黑发青年的视线,轻声回答着

 

 

【2】

——十年前——

 

Q——你觉得penguin是个怎样的人? 

“penguin?很有趣的人哦,虽然有时候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橘仔

“啊,他啊。虽然可能看起来很白痴,但那家伙总是注视着那些不该注视的东西。”——特拉法尔加.罗

“你说那个带着奇怪帽子的家伙?他的事你还是去问那只野猫吧。”——尤斯塔斯.基德

 “工作上的熟人,是个怪人。”——基拉

 

Q——你觉得基拉是个怎样的人? 

“恩,是个有着很漂亮头发的人哦~”——橘仔

“很厉害的家伙,如果不是那个红毛狗的关系我不想和他扯上关系”——特拉法尔加.罗

“一起长大的兄弟。”——尤斯塔斯.基德

 “是个,美丽的,温柔的,坚强的人。”——penguin

 

Q——你和penguin是朋友么? 

“一起长大的家伙,当然是。”——橘仔

“不,是孽缘,从小到大的孽缘!”——特拉法尔加.罗

“老子说了和他不熟!”——尤斯塔斯.基德

“朋友?我不需要这种东西。”——基拉

 

Q——你和基拉是朋友么? 

“他是企鹅的朋友吧,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橘仔

“不……我不想和他扯上什么关系。”——特拉法尔加.罗

“都说了我们是兄弟!”——尤斯塔斯.基德

“当然是,一直有见面哦~”——penguin

 

 

【3】

——十年前——

 

基拉和penguin不是朋友,至少那时候基拉并没有把penguin当朋友

“朋友这种东西我不需要。”基拉每次都是这么回答的。

“基拉当然是我朋友啦~因为一直有见面啊而且也没有互相讨厌嘛~”penguin的回答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但也的确符合他的性格。

是的,基拉和penguin不是朋友,或者也可以说是penguin单方面的认为基拉是朋友,或许可以把称为——单相思。

 

他们不是朋友,至少那時候不是,但是他们总是在一起,那時候是現在也是,也许是因为认识了太久的缘故,也许是因为彼此是很好的工作搭档,也许是因为penguin的执念。

你问他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不记得了。”很简单的回答,基拉的回答。

“时间什么的不重要啦~认识了就好哦~”依旧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回答,penguin的回答。

 

基拉是个商人,只不过买卖的是人命罢了。他还有个叫基德的哥哥,当然他们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

基拉是杀手家族的继承者,也是最有天分的一个,当然与之相对应的是——他没有自由,他这一辈子都要为了这个家族工作。但是千万不要认为基拉是一个杀人爱好者,他只是为了工作罢了。

 

Penguin也是个商人,买卖的也同样是人命,只是他与基拉不同的是,他是去挽救生命而不是结束生命。

Penguin是孤儿,但是他有两个一起长大的兄弟——特拉法尔加.罗和橘仔。他拥有的是绝对的自由,但是相对的——他不会体会到家人的感觉和温暖。当然,他会学习医术一大部分是因为这两个死党,也有一部分是因为兴趣。

 

其實那天發生的事情很簡單,再強大的殺手也會有失手的時候。是的,那天基拉失手了。在躲避着那些残党的追捕中误闯了一座民居,而那恰好是penguin的家,所以他们就认识了。

之后发生的事情再简单不过,追兵到了penguin家,而penguin很识相的把它们引去了别的地方,他帮基拉处理了伤口,并让基拉留宿了一晚,当然基拉一开始是拒绝的,但是penguin却以——我是医生,你是病人,病人要听医生的。这样的理由强行把基拉留了下来,所以他们便开始有了交集。

 

其实他们都记得那天的事,甚至记得那天的全部,但是如果你问他们,他们一定会说“忘记了”。

嘘——,没错,这是他们共享的秘密。

 

 

【4】

基拉原本就是个做事从不拖泥带水的人,所以他每次完成了任务后都会赶回本家,当然还有一方面是为了安全,不过这种情况在与penguin相遇之后就改变了。

Penguin的家成了基拉的流连场所,其实已开始只是把那里当作了一个中转站,在工作结束后去那里稍作休整,如果受了伤penguin也会帮忙治疗。久而久之他们就从误打误撞而认识的关系变成了工作的伙伴。

其实在penguin遇见基拉前,他在那房子里的时间并不多,但在那之后他便把住所固定在了那,还把钥匙交给了基拉。

 

某年某月某日的某一天早晨

Penguin回到家中意外的看到了蜷缩在沙发上的人儿,,金色的长发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耀眼,发梢还带有一些水渍,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Penguin这才想起昨晚的大雨。

“呐呐,基拉,这样会感冒的哦。”

“……”回答他的是平稳的呼吸声,基拉依旧睡着。

雪白的皮肤和与杀手这种黑暗职业完全相反的金色的长发,仔细看还能看到长长的睫毛下面覆着的阴影。

“啊,连睫毛都是金色的。”penguin感叹着,毕竟在平时很少有机会如此仔细的观察。

他的指尖沿着基拉脸部的轮廓一路下滑——额头,眼角,脸颊,唇角……

最后他在基拉的额头轻轻的落下一吻,伏在他耳边轻声说“晚安。”

 

基拉醒来的时候是中午,看到盖在自己身上的毛毯和厨房中飘来的香气他便知道penguin回来了。从沙发上爬起,随意的把头发扎在脑后,拿起手机却看到手机屏幕上冰冷的两个字——回来。是本家发来的。

基拉走向厨房,看着penguin做着午饭的背影突然感到有些温馨和不舍,但是他明白如果再不回去那么不仅仅他自己就连眼前的这个人也可能遇到麻烦。

“回去了。”还没等到penguin回头,他便已经离开了。

“啊….午饭可是烧了两人份的啊。”penguin在只有他一人的房间中自言自语着。

 

【5】

『请带我离开

远远地带我走

离开这个地方

带我离开』

 

其实penguin是知道的,虽然他从来都表现得不关心,但是他还是感觉的到——基拉在那个家中是怎样的身份,他当然也知道基拉是没有自由的。所以他把自家的钥匙给了基拉,对他说“呐,以后如果你想来就来这吧,不会有人束缚你的。”

其实初衷再简单不过,他只是希望基拉能够拜托开那个家的束缚,只是希望给与他幸福罢了。

 

自从收到了本家的召回信息后,一连好几天基拉都没有接到任何任务,或者也可以说是避免了接任务,因为他知道如果再接了任务自己一定会忍不住去penguin的家,他告诉自己说——我不需要朋友。

然后有一天,他收到了基德的短信,短信上说,他和特拉法尔加.罗开始交往了。一改原本那张扬跋扈的气势,只是平淡的严肃的陈述者这一事实。基拉卡想起脑中自己兄弟的样貌,那头红发始终那么耀眼,自由似乎永远缠绕在他身边,基拉笑着想到“他也找到自己的幸福了啊。”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基拉都没有去过penguin家,当然他也没接任何的任务。同样的penguin也没有去找过基拉,只是他注视着远方的时间变长了。

 

一次聚会的时候,罗对penguin说——你总是注视着那些不该注视的东西,过去是,现在更是。Penguin也只是笑笑,他自然知道罗说这句话的意思,他也知道自己所注视的人的确是不该注视的遥不可及的,但是他不会选择放手。

 

基拉的父亲也对基拉说——你明白自己的立场,你不需要其他过多的感情。基拉也只是沉默的点点头,他始终不敢望向父亲,因为哪怕是低着头他也能感受到眼前这个中年男人身上的所散发出的危险的气味。

他选择了沉默,因为他想——只是工作伙伴罢了,就算自己消失也没事。只是他没有发现,自己脑海中penguin的形象越来越大越来越无法消去。

 

也许是真的过了太久了,久到了基拉的父亲不得不强行逼迫基拉接下任务。委托人的住址基拉再熟悉不过,习惯性的走到了那有习惯性的打开了门,屋内的摆设没有任何的改变。习惯性的转了一圈后发现penguin并不在家,习惯性的坐在那张沙发上,习惯性的在那睡觉……是的,这些都是习惯,让人觉得可怕的习惯。

 

基拉做梦了,他梦见了大海,penguin,基德和罗,还有橘仔。他梦见他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就像他过去住在这个房子中的时候一样,过着自由的生活。海边的房子,咸咸的海风,空气中有甜美的味道……

——『回来!』

“!!!”基拉猛的睁开了眼睛,眼前浮现的是低矮的小房子的天花板,没有本家的豪华奢侈和冰冷。然而这一切是不被允许的,如果不是因为任务也许基拉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次来到这所房子,这里的一切太过于温暖和自由,会让他忍不住去追寻。

——『回来!』

——『你不需要朋友!』

——『你不需要多余的感情!』

——『你这一辈子都要为这个家而存在!』

父亲的话在脑海中回荡。

是的,我不需要朋友,这只是任务,可是,为什么?

 

『我渴望得到幸福

 小鸟们唱着,听不懂的诗歌

 长着翅膀也不能,在空中翱翔

 独自一人无法到达的地方

 请带我离开,远离这个地方』

 

基拉随手放入一张CD,音响中传出女子清澈的歌声,反反复复的低喃着——请带我离开,我渴望得到幸福。

幸福么?也许是我无法得到的东西吧,如果能有人带我离开,如果……对于自己脑中突然浮现出的这些想法,基拉只是诧异,自己的脑中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幸福这个词的存在。

 

Penguin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基拉蜷在沙发上低喃着“请带我离开,我渴望得到幸福”。Penguin自然知道那只是一句歌词,但是身体的反应比大脑快了一步。

回过神来的时候话已经说出了口,penguin说“基拉,我们一起离开吧吧,我来带你离开。”——离开那个没有自由的地方,给你幸福。

 

基拉抬起头来恰好对上penguin那双黑色的眼睛,如同黑曜石一般的双眼像是一个黑色的漩涡。眼神中透露的是基拉从没见过的认真的神情,没有了平日里那种傻呵呵的笑容,没有故意拖长的语调,只有无比认真的神情和严肃的话语。

下意识的手已经拉上了penguin的衣服,没有否定也没有统一,只有无尽的沉默和这小小的动作。

 

许多年后当基拉问起那时候到底是什么委托是,penguin只是说“把你从坏人手里带走的委托。”

 

【6】

『这里是妖精等待着的

我们二人的约定地点』

 

那之后的事情可想而知,penguin带着基拉离开了A市,他们的行踪只告诉了基德、罗、橘仔。基拉说想看海,于是penguin就带着他去了海边,他们在海边的城镇定居,和普通人一样一起生活,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过去。生活自由的让基拉忘记了,忘记了那个家不是如此容易就能摆脱的地方。

所以在一个早上,当基拉打开手机屏幕上出现的依旧是那句——『回来。』没有多余的任何话语,简简单单的两个字,没有任何语气的两个字,但却有着不可抗拒的魔力。

基拉知道,该来的终究是会来的,逃不掉。他没有和任何人说他是去干嘛,他只是留下了一张字条——『1Y,在我们约定的場所。』便又一次消失了。

 

Penguin看到字条的时候没有惊讶,因为其实他是看着基拉离开的,他没有阻止,因为他明白这是必须要解决的事情。

他没有和任何人说起这件事,包括罗他们在内,他只是收拾了行李离开了那个小镇,从此便和基拉一样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的行踪。

 

 

——一年后(九年前)——

那天A市下着小雨,但是街上依旧和以往一样热闹,少女们打着花伞在街上缓步行走着,偶尔会有小孩从人群中跑过。

Penguin拉低了他那顶奇怪的帽子在小巷子中跑过,来到了那间他一年多没有回来过的房子。打开门,屋内的摆设依旧和走之前一样,但是空置了一年之久的房间里却没有任何灰尘。“我还在想,你是不是忘记了。”清澈的声音从penguin背后响起。

“怎么会,我可是每天都在期盼着今天的到来哦~基拉。”转身,迎上基拉湛蓝的双眼。

 

『沾湿了的翅膀,缠绕着的手指

融化了的身体,重叠着的心灵

带我离开,我渴望得到幸福

不要你的过去,只要你的现在』

 

“呐,基拉,现在,你能和我一起走了吗?”

“恩。”

“我喜欢你。”penguin看着基拉的眼睛说。

和当时一样,没有轻佻没有拖长的语调,严肃认真的眼神与话语,还带着一丝想要迫切得到回答的焦虑。

“恩,我知道的。”基拉的头靠在penguin的胸口,penguin心脏跳动的声音让他感到安心,轻声说道“因为,我也是啊。”

 

 

【7】

——2011年——

 

Q——你觉得penguin是个怎样的人?

“那家伙现在可幸福了,真是让人嫉妒。”——橘仔

“他似乎比我想象的要坚强的多。”——特拉法尔加.罗

“那小子?恩…目前来说还不坏。”——尤斯塔斯.基德

“是个…重要的人。”——基拉

 

Q——你觉得基拉是个怎样的人? 

“是个幸福的人哦,比penguin更加幸福的人。”——橘仔

“他也终于拜托了那些无谓的东西,现在是个自由的人了。”——特拉法尔加.罗

“依旧是我的弟弟,不管过多久都是!”——尤斯塔斯.基德

“是我喜欢的人哦~”——penguin

 

Q——你和penguin是朋友么?

“只有这点是永远不会改变的,虽然很嫉妒他现在的幸福啦。”——橘仔

“恩?果然还是用孽缘来形容比较好。”——特拉法尔加.罗

“那小子要是敢对基拉不好我就#%%#¥@”——尤斯塔斯.基德

 

Q——你和基拉是朋友么?

“是,这个也是不会改变的!”——橘仔

“虽然以前好像说不想和他扯上关系,但现在的确是。”——特拉法尔加.罗

“那家伙是我最重要的兄弟,这是不会改变的。”——尤斯塔斯.基德

 

Q——基拉/penguin是你的什么人

“是我,最重要的人。”——基拉/penguin

 

 

【8】

——2011年——

 

『LOVE

也许你会笑 

但它一定是这世上最美丽的字眼』

 

“基拉基拉~”黑发的青年笑着从背后抱住自家的恋人,陶醉的把脸埋在了那金色的长发中。“我爱你。”

“我知道。”金发的男子平淡的回答着,只是脸上流露出了一丝幸福的笑容。

 

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不管过多久,不管那个黑发的青年平时笑的多傻多不正经,但是那句“我爱你”,却永远都说得比任何人都认真。

 

『LOVE  

也许你会笑 

但它一定是这世上最重要的字眼』

 


评论(14)

热度(3)

© Birch syru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