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同人】【PK/企拉】黑心老板的流水账

*心情不好时期的产物

*全程OOC+胡言乱语 满足自己的玛丽苏心理

*写着玩 留个档


我在S镇的开了一家小酒吧,虽然不起眼生意却也过得去。我很喜欢这个小镇的夜晚,结束了一天工作的人们总是喜欢在各种各样的小酒吧里邀上三五好友小酌几杯,我喜欢听这些人不同的故事不同的经历,也因为这样,我把营业时间放在了夜幕降临后。

 

【1】

 

“叮铃——”门口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响声,我抬起头望向门口,“什么啊是Law啊,Kid在里面的老位子。”

“你这种态度也真亏你这酒吧能开到现在,算了,给你介绍个人。”Law抬手指了指身后,“Penguin。”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奇怪的帽子,奇怪的名字,看起来似乎还有点傻,总之这就是我对Penguin的第一印象。

“怎么,换男朋友了?还是给我当男朋友。”我笑着揶揄道,“得了吧你,当你男朋友的人才真的脑子有病呐。”——嘁,还真是反击的毫不含糊。

Law对我摆摆手,一个人走向了Kid的位子,我看了看被留在原地的Penguin,笑了笑,“欢迎光临,刚才多有招待不周,让你见笑了,坐下吧,我请你一杯。”

——夜晚还很长,不是么。

 

【2】

结束了一晚的营业,我一个人在店里进行着最后的扫除工作,“叮铃——”

“啊抱歉,我们关门了,有需要的话晚上再来吧。”我头也不抬的应付到。

“你们,招不招调酒师?”一个清冽的男声从头顶传来,我抬起头,嗯早上的阳光果然好刺眼,啊这个男人也好刺眼,诶等等这小子……不是Kid上次带来的那个么,“招!晚上就来工作!你叫什么名字?”

“Killer。”

鬼使神差的我就这么答应了,一定是朝阳和金发太刺眼导致我整个人都当机了。

总而言之,在我和他讨论完工作详情和薪水问题,太阳早就升上了山头,看着才打扫了一半的酒吧,我顿时觉得我要招的不应该是调酒师而应该是清洁工,反正今天铁定又要成为顶着黑眼圈开店的日子了。

 

【3】

我和往常一样在六点打开了店门,挂上了营业的招牌,在还没有客人来的时间里我和那个新来的金发男聊了聊,说是聊其实也只是我一个人在不断地和他说话而已,真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

令我意外的是今天的第一位客人竟然是Penguin,作为一个新面孔这可真是个好开头。

“今日首客,请你一杯好了。”顺便让你试试新来的调酒师的手艺到底如何。

和昨天一样,Penguin还是一句话都没说默默的喝着酒。

“我说,你不会说话么,还是因为带着这么大的帽子整个人都热傻了?”

“谁热傻了只是懒得和你说话而已,Law说的还真没错,你这人也就空有一张脸嘴还真是有够毒脾气也够差。”——喂喂我说什么了就说我嘴毒脾气差,好吧我先不管这个。

“我说你不热么,这么大的帽子?”

“热,当然热,你就不能把空调开足一点么。”——自己戴着奇怪的帽子就算了还来怪我的空调?真不愧是Law带来的人。

“这杯酒不错,你调的?”——连续向我开了两炮之后终于说了正常的话。

“不是,那边那个金发的人调的。”我伸手指了指一边的Killer,“有什么评价或要求和他说。”我瞥了Penguin一眼,然后又加了句“这杯我不请了。”

 

【4】

之后我忙着和熟客们聊天,等回过神时也快到了闭店的时间,我回过头看向吧台,啧怎么Penguin这傻小子还在。

吧台上的空酒杯已经摆了五个以上,边上还放着喝了一大半的伏特加,嗯看样子这家伙傻归傻但是似乎能给我带来不少钱,但话虽如此店我还是要关我可不想连续两天顶着黑眼圈开店。

我把眼前的桌子收拾了一下,之后便往吧台走去,等等,这小子居然和我那位新调酒师熟络的聊了起来,我这个店长难道真这么讨人厌么明明都不肯和我说话啊。

“关门了,付了钱快走。”——对我很气愤的下了逐客令虽然我也不知道我在气愤些什么。

之后的几天Penguin每天都是最早到店的客人,一直坐在距离Killer最近的位子,一直对着Killer喋喋不休说个没完直到关门,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怎么一回事。

 

【5】

最近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虽然这也许称不上是什么意外。简单来说就是Penguin已经一个礼拜没有来过店里了,而Killer也请了好几天的假,应为少了个店员,我又要一个人开始应付各种状况,好不容易缓过起来才发现常见的傻帽子已经一个礼拜没有出现了。正想着该不会是追到手两个人私奔了吧的时候,店门打开了。

Penguin的左手打着石膏,脑袋上没有带着那傻傻的帽子而是绑着绷带。

“伤员不得饮酒啊”我没好气的说着,“那么你这是怎么了?”

“被Killer打得呗。”我皱了皱眉,轻轻叹了口气。

“我说,你就这么喜欢Killer?”

“是啊。”他就这么淡淡的回答我,反而让我有点措手不及。

我走向门口挂上了暂停营业的牌子,“那么,来给我说说吧,今天这个场算我请你的。”

 

【6】

Penguin说给我的故事有些太长了,听得我都忍不住想要发作。概括一下的话大概就是Penguin和Killer在高中时期就已经认识了,但是当时的K比现在更加难以接近,所以Penguin一直以来都只能远远的看着,毕业之后大家各奔东西没了联系,但是巧妙的是Penguin的好兄弟Law和Killer的哥哥Kid在不知不觉中滚在了一起,也因此他们又有了联系。话虽如此但是Penguin和Killer其实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Law自然知道Penguin对于Killer的感情,所以才把Penguin带来了我的酒吧,而恰好Kid也把我的酒吧介绍给了Killer,因缘巧合之下他们一个成了我的员工一个成了我的客人。

Penguin说那时候的Killer很漂亮,短短的金发虽然杂乱但是却异常耀眼,每天都是干净的白衬衫+牛仔裤,虽然有些难以接近但却有种爽朗的感觉,我想我大概理解他说的那种感觉。

Penguin说自己也许那时候就是被他这种爽朗的感觉所吸引,所以目光才会一直离不开他。

Penguin絮絮叨叨地说到了天空微亮都还没说完,实在不想听他讲那些暗恋情史的我忍不住打断他说“所以你是暗恋未果和他打起来了么?”

“我前几天约他出去,然后对他表白了哦。”——好吧我想我知道为什么会被打了。

“所以你就缩着不敢来了?”

“我这不是来了么,但是我来了他人也不在啊你怎么不说他缩着?”

 “Killer的电话和地址”我甩下了小纸条,便丢着这个伤患走开了。

 

【7】

再一次看到Penguin和Killer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后,我的酒吧一如既往的正常运作。

Penguin还是和之前一样带着那顶傻呵呵的大帽子,Killer的金色长发被轧在脑后,穿着干净的白衬衫+牛仔裤,嗯是Penguin喜欢的打扮。

“怎么,失踪多年的客人和调酒师这一起回来是要砸场子么?”

“我说,这里招不招工?”Penguin没搭理我的嘲讽直接问道。

“招,洗碗工和厨子和清洁工,三倍工钱,现在就开始干吧。”

 

今天的S镇一如往常的热闹,下班后的人们依旧喜欢小酌一杯再回家,我的小酒吧最近也多了不少新客人,大概是因为现在不仅仅供应酒类还供应主食吧。

我依旧喜欢观赏这个小镇的夜景,也喜欢听各种人的各种故事。

嗯?你说Penguin和Killer最后到底怎样?

谁知道呐,夜晚还很长不是么?

 


评论

热度(10)

© Birch syru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