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同人】【PK/企拉】A thousand miles

#一如既往的冷cp没人懂

#心情舒畅写着玩,流水账

#在新荒和pk中纠结了很久最后还是pk的我

#教练我想写pk

#想写30岁的成熟男人但是最后还是以少女情绪告终了





【1】

大航海时代结束后大家都各奔东西,罗跟着基德上了船,红心海贼团就这样解散了,佩金在各个岛屿上当着巡游的医生,大家都过着互不相干的生活,但是每年的这一天却是个特例。

佩金从临时诊所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了,原本准备早点关门却意外地碰上了一个麻烦的病人,只好延长了工作时间。不过也并无大碍,因为距离约好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从诊所赶到酒吧绰绰有余。

也不知道是谁定下的规定,每年的圣诞节当年一起在海上闯荡的超新星们总会聚集在勺姨的酒吧一起度过这个节日,不过也无妨,无非就是旅途中多一个休息点而已,赶不过来的人不来也不会有人责怪,就是这样一个规矩松散的聚会,但难得的是每年都不会缺人。

 

【2】

佩金是最后一个到达酒吧的,进门的时候他抖了抖领子上的雪花,视线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基德身边的基拉。不干海贼后佩金也不再带那顶奇怪的帽子,黑色的头发在脑后随意的一扎,刘海有点长,基拉则减去了长发脱下了面具,两个人的变化都有些大。

佩金向基拉表白是在一年前的圣诞节上,大航海时代结束后的某一天他们在岛屿上相遇然后又重新认识,和当时身为海贼的自己不同,这次是真正的自己。佩金表白的时候早就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结果基拉只是平淡的说了句好啊就没了后文,就这样他们大概也算开始了交往,但是之后的一年却是完全没有见过面。

佩金常常会想自己和基拉的关系到底是什么,很明显他们已经不是朋友也不是路人,但是也不像是恋人,至少在佩金的记忆里没有恋人是会一年都不联系的。但如果说是朋友的话,他们之间却又多了层表白与被表白的关系,就这样不明不白的,一年过去了。

 

【3】

就算一年没见大家也不会陌生,罗一见到他就把他拉去基德那桌灌他酒,很明显,罗已经有些醉了。每年都是如此,说好的七点开始但是总有那么些人会早早的就到,然后在人还没到齐的时候就已经醉倒,但是谁又会在意这些呐。

罗连罐了佩金两大杯酒之后才放开他,然后很自然的就把他推到了基拉的身边,佩金和基拉的事虽然没对任何人说过但是大家早就心知肚明。

“好久不见。”佩金随口打着招呼,说着拿起了桌上的鸡腿咬了一口。

“恩。”基拉还是和以前一样,冷冷淡淡的一个字作为回应“你的头发,长了啊。”但是这次出乎意料的出现了下半句。

佩金摸了摸自己额前的刘海,黑色的头发已经越过了眼睛扫到了鼻尖,脑后被扎起来的辫子也微微的扫到脖子上,痒痒的,并不怎么好受。

 

【4】

聚会的经过无非就是这些,晚到场的人总会被先到的人灌上许多的酒,喝多的人有的醉倒在一边呼呼大睡有的勾搭在一起跳舞唱歌。乌索普乘乱喊了句“下个月我要和可雅结婚了!!”结果被一旁耳尖的索隆拉住拿起一桶酒就倒了过去,山治看着这场面边笑边说活该却伸手拉住了索隆,路飞在每个餐桌上席卷着肉食,娜美看不下去只能给了他一拳,弗兰奇罗宾坐在一起笑着看着这一切,佩金想到他们两结婚也有一年了呀。

霍金斯还是和以前一样摆弄着他的牌占卜这什么,不同的是他的身边除了一群手下还多了个德雷克。罗一副喝高了的姿态窝在基德身边,也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不过本来他们的关系也早就人尽皆知。

佩金常常会觉得,明明都过了那么多年,这群人却还是和以前一样闹腾,好像什么都没变,但仔细想想似乎又有很多变化。那些本来在一起的人分开了,而那些怎样都想不到会在一起的人现在却生活在一起。但是自己却还是和以前一样,除了表白之外自己和基拉的关系又有什么变化呐?

 

【5】

佩金拉了拉衣领,走出酒馆在门口点了一根烟。空气很冷,雪花很大,呼出的白气在空中画了个圈,和烟圈混在了一起。佩金在去年表白后时常会想,自己是不是应该追随基德海贼团的脚步或是干脆也上船,至少基拉口头上是接受了他的表白的,所以他觉得他们应该还是有些恋人的关系在。但事实上,基拉从没说过需要他或是喜欢,基拉没有发出邀请,而佩金也放不下自己这期望已久的生活,结果就不了了之了。

一年过去了,没有联系的一年。他们之外的很多人关系都产生了变化,而自己却依旧那么停滞不前,干脆再表白一次也好呀,佩金由衷的这么想。

 

【6】

去年的圣诞节基拉收到了佩金的表白,基拉觉得自己当时会再次和佩金自我介绍其实多少也是因为自己或多或少是在意这个人的,所以也没多想就说了“好啊”。

但是之后发生的事情就有些奇怪了,佩金还是和以前一样做着巡游医生的工作,而基拉依旧在基德的船上当着副手,两个人过着毫不相干的生活,好像那个圣诞从来都不存在一样。他们似乎有着恋人的关系,但是却没有身为恋人的自觉,也没有恋人之间该有的联系。

基拉常常会看着基德和罗想到自己和佩金,基德没有对罗表白过,罗也没有,但是罗就那样很自觉的来到了船上,住到了基德的房间里,免去了一切繁琐的程序,一切都那么理所当然。自己和佩金好像和他们不太一样,比较他们是真的从朋友做起,再有了佩金的表白和自己的回应,但是之后呐?

 

【7】

基拉每年都会跟着基德来参加圣诞的聚会,但是今年是他第一次发自内心的想要来。基德永远都是最早到会场的人之一,约好七点开始他每次都会在五点就到达然后开始酒会,这是基德的习惯,在大聚之前先和自己的船员们庆祝。

基拉在等待的时候觉得时间有些漫长,他有想过去佩金的诊所看看,但最后还是没去。酒吧里放着一首不知名的英文歌,里面有一句Cause you know I'd walk a thousand miles ,If I couldjust see you... tonight.基拉觉得这句歌词或多或少有点符合自己现在的心情。

 

【8】

基拉看到佩金的时候觉得自己应该还是喜欢他的,只是长久以来冷淡的待人接物方式让他有点无法适应。他有点不知道要怎么扯开话题,最后只能说了头发。佩金摸了摸自己垂下来的长刘海,没有说话,基拉也只是看着,不知道再怎么说下去。

基拉时常会感叹身边的一切发展之快,弗兰奇和罗宾在去年结了婚,索隆和山治也吵吵闹闹了好多年,娜美一直陪在路飞身边,谁也没把关系说破,德雷克也解散了自己的船队转而呆在了霍金斯的身边看着他占卜,现在就连乌索普也要和自己故乡的女孩结婚了。

基拉想着这些有的没的,然后他身边的人站了起来拿着烟盒走了出去,基拉犹豫了几秒,也跟了出去。

 

【9】

“很忙么?诊所。”耳边传来了意料之外的声音,佩金回过头看到基拉叼着烟站在他的身边,“借个火。”基拉说着很自然的拉过佩金用自己的香烟凑上了对方的,佩金有点发愣。

反应过来的时候佩金的眼睛直接对上了基拉的,这让佩金有点想到他们再次认识的那个傍晚。基拉穿着黑色的针织衫和修身的牛仔裤,显得身材很修长,虽然本来就很修长。

“还好,就是今天出了点意外所以来晚了。”佩金想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静些。

“反正约好的是七点你也没晚到,只是大家都习惯早来了而已。”基拉说着看了眼佩金,“我在船上完全掌握不到你的行踪,我还以为你会来找我呐。”

佩金显然是被基拉突如其来直白的话吓了一跳,他突然觉得基拉的脸有点红,不知道是冻得还是酒精的作用。

“我赶不上你们的迁移速度啊,一直追着你们的话我就别帮人看病了。”佩金随口编了个理由,他才不想让基拉知道自己只是在逃避。

“喂,我说基拉,我喜欢你,和我交往吧。”但是这次佩金不想再逃避下去了。

 

【10】

基拉知道佩金正看着他,用他那双黑色的眼瞳,“你还要我再说几次呐?好啊,我的答案和去年是一样的。”基拉觉得自己有点喝醉了,脸一定很烫,但是没关系,因为雪很大,风很冷。

他想了想,觉得自己只是答应的话似乎还有些不够,于是又补了一句“正好我也当腻了海贼,这次就来当医生吧。”说着他转过头看着佩金,佩金的刘海很长,遮住了眼睛,但是基拉猜得出此时的他会是怎样的表情,他又怎么会猜不出呐。

走进酒吧的时候基德看了他们两一眼,然后轻声问了句“解决了?”基拉微微的点了点头。聚会到达了尾声,布鲁克的演奏将气氛推到了高潮,“Merry X’mas!”和以前一样大家举起酒杯互相祝福着,然后一饮而尽。

喝醉的人被丢在酒吧里,相爱的人回到各自的居所,无所事事之人在雪中奔跑欢呼。

雪依旧很大,风也很冷,但是似乎又很温暖,佩金这么觉得。

 

基拉跟着佩金会到诊所,佩金问他“不用道别么?”

“不用,反正他也早就知道了吧,而且总会再见的。”

佩金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大家明明平时都各奔东西互不联系却都从来不会缺席这次聚会的理由。大概就是很多年前自己听到的那首歌里唱的那样——Cause you know I'd walk a thousand miles ,If I couldjust see you... tonight.


评论(3)

热度(5)

© Birch syru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