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同人】【PK/企拉】

#一如既往冷cp

#全程私心存个档

【0】

佩金第一次见到基拉是在一个昏暗的地下室,明明没有什么灯光但不知为何佩金觉得那头金发格外刺眼。

 

【0.5】

早上七点佩金准时醒来,半小时的洗漱,半小时的路程,八点的时候就到了研究院。佩金搞起研究的时候有些疯狂,但总体来说还是一个有常识,喜好安静的人。

所以当他来到那个昏暗的地下室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想赶快跑出去,但是还是慢了一步。站在他身边的罗一把拉住了他:“就当给个面子听听呗,回头我请客。”——没错,佩金会来到这个地下乐团的表演场所是因为好友罗的邀请,而罗会来则是因为罗和乐队主唱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乐队的人气出人意外的还挺高,女孩子的尖叫声此起彼伏,主唱基德一头红发很醒目,但是佩金的目光却停留在了贝斯手的身上。

 

【1】

“哦罗你来啦!”一进休息室基德就热情的打了招呼,罗也懒得理他,看了眼队员,然后眼神示意了一下金发的男子“新人?”

“哦,原先的贝斯手今天没空,所以就拉他来帮忙了,我弟弟——基拉。话说,那是谁啊?”

“佩金,我同事。”

简短的自我介绍后是热闹的庆功会,佩金觉得自己和这种场景格格不入,看着罗和基德他们在一边闹腾他也找不到任何插话的机会,想着干脆谎称自己还有事先离开的时候,意外的被搭了话。

“他们很吵吧,出去抽支烟么?”向他搭话的人正式那位有着一头耀眼金发的人,佩金笑笑,拿出烟盒表示赞同便往天台走去。

外面的空气很冰冷,和室内的热闹完全不同,两个人也没说话,倚在栏杆上一个人看着天,一个人看着远处,自顾自的抽着烟。一根抽完后,佩金回过头看了看站在身边眺望远方的基拉,金色的头发不管在何处都发着光芒,有些刺眼,刘海很长,但依旧没能遮挡住他俊秀的脸,蓝色的眼瞳像大海,看不清深处。一月的天气干燥寒冷,只穿了一件毛衣的佩金觉得自己大概要感冒,脸烧的厉害。

庆功会结束后佩金鬼使神差的和乐队的大家交换了手机号,当然也包括基拉的。

 

【2】

再次见到基拉的时候是在那次见面的几个月后,佩金和往常一样在九点离开研究所,回家路上想着去便利店买些食物的时候碰到了也同样在便利店的基拉。和上次见到他不同,金色的长发扎了起来,偏长的刘海也夹在了头上,虽然形象完全不同,但佩金还是一眼认出了那是基拉。

“真巧啊,那个,基拉?”

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的时候金发的男子显然有些意外,转过头来正好对上了佩金那张大大的笑脸。

“佩金?”“Bingo!”

互相打了招呼后一瞬间基拉不知道要如何接话下去,他看了看佩金的打扮——白大褂,眼镜,还有手里提着的吃的,随口就问了句——“刚下班?”

“对,你应该知道的吧,我和罗一个研究所的。上次见面真是好吵啊,都没来得及问你工作是啥?记得说你是来帮忙的不是?”

基拉觉得对方是个话多的男人真是不错,至少可以避免尴尬。

“我平时在那边的公司做程序员,偶尔会去教教人贝斯或是帮忙写曲子。”

佩金觉得自己完全无法想象得出眼前这个有着金色长发的男子编写程序或是教人的样子,但是又有点好奇,“你能教我贝斯么?”,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脱口而出了。

“好。”基拉倒是没觉得多意外,随口就答应了下来。

 

【3】

离开便利店后他们顺路去了一家居酒屋,聊着工作,生活。佩金意外的觉得自己和基拉很谈得来,不管是生活的态度,还是对待事物的看法。但也终究只是朋友聊天而已,约好了下次见面的时间,也就散了。

周六的时候佩金在乐器行门口等着基拉,脱掉了白大褂和眼镜换上了私服,意外地有些帅气。佩金从来不觉得自己长得有多好看,但是却从来不缺女孩子向他示好,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瞳,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吸引力,这种吸引力对任何人来说都一样。

基拉其实远远的就看到佩金了,但是却又有点不敢确定,所以也没出声喊他。走进之后基拉更加感到这个男人很独特,与众不同的气质让他在人群中显得很出挑。如果说自己是因为发色亮眼而出挑的话,佩金的出挑是一种更深处的东西,说不清,道不明。

最后基拉给佩金挑了一把纯黑色的贝斯,和佩金的发色很配。

买好贝斯后基拉随便的教了佩金一点,佩金倒也学得快,基拉觉得如果佩金能坚持下去下次基德的乐队也能叫他去帮忙。

基拉陪着佩金去采购的研究用书,然后两个人一起吃了午餐,下午的时候基拉把佩金拉到了一个地下表演场所,和上次不同,这边的演出安静许多。演出结束后佩金看着基拉和对方的主唱打招呼,突然觉的圈子真小。

基拉说这是他之前常驻的一个乐队,基拉说自己其实并不喜欢基德那边那过于吵闹的氛围,基拉说自己不是很喜欢抛头露面所以总是用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大半张脸,基拉还说刚才那首曲子是他自己写的以及自己之所以学习贝斯的种种。

佩金觉得讲述这些的基拉很耀眼,也很刺眼,像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一样。

 

【4】

之后的每个周六佩金基本都会去基拉家里准时报到,有时候佩金有做不完的研究或者是基拉还有没写完的程序的话就会暂停一下,两个人的联系也只通过短信,每次都是简短的几个字,也从不多说什么。

除了频率特别高的会面次数,以及每次学完贝斯后都会出去喝酒谈天,别的几乎再没交集。佩金觉得他们的关系很奇怪,有些过于亲近,但是却又很疏远,不像朋友,也不像其他的什么。

五月的时候基拉突然打了个电话给佩金问要不要一起去剪头发,佩金摸了摸自己有点长——甚至已经可以扎起辫子——的黑色长发,便答应了。

月中的时候佩金和基拉一起去剪了头发,本来以为基拉只是要稍微剪短结果却一下子把长发剪成了短发,佩金自己则只是稍微剪短了一些而已。

回过头的时候佩金看到基拉隐约露出的左耳上有着两个耳洞,没有带任何耳饰只是空置在那边的两个洞,有一种说不出的性感。佩金也没想啥,直接就摸了上去,很柔软,很微妙的触感。

基拉一开始有被佩金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但也没多说什么。

“要不我也去打耳洞吧。”

“我陪你去。”

佩金是完全没想到基拉会提出一起去的要求,不过反正也闲来没事也就默许了。 

“为什么是两个?”

“因为我生日是2月2日啊。”

医生问佩金打几个的时候佩金也没多想啥就说了右耳两个,然后笑着对基拉说——你看,我们对称了。

 

【5】

六月的时候,基德的乐队又要进行演出,佩金又被罗拉去了会场,不过这次佩金在观众席上发现了基拉,而不是在舞台上。

昏暗的环境中基拉的金发还是和第一次见到时那样刺眼,明明已经见过无数次,佩金却依旧觉得移不开自己的视线。基德乐队的风格一如既往,吵闹、激烈、大胆,但是最后一曲encore却是和以往都不同的曲风,安静平和,像吹过海面的微风。佩金知道这首曲子,是之前有一次基拉弹给他听过的,基拉写的曲子。Live很难得在相对以往安静了许多的状况下结束,庆功会的时候基德提议说下个月一起去海边吧,当然也邀请了罗和佩金。

七月末的时候基拉开着车载着罗和佩金,基德开着车载着乐队的一票人一起去了海边,住的别墅是基德朋友的,地方不大,但也正好,反正一群大老爷们就算睡地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太阳很晒,热的要死,和初次见到基拉的季节比起来反差太过于鲜明。基德一到那边就拉着罗直接往海里跑,基拉还是和以往一样的安静,整理好了行李后在沙滩上撑起了遮阳伞,也不下海,就这么看着。佩金从小商贩那边买来了冰棍,分了基拉一口,也不去海里,和基拉一样坐在一边看着。

午餐的时候大家一起在海边烤了海鲜,下午的时候基德还在海边即兴唱了几首歌,引来了不少人的驻足围观,晚上一群人窝在别墅门口放起了烟火,佩金看着这些转瞬即逝的光辉,又看了看站在身边的人,金发果然很耀眼,比烟火还耀眼。

佩金往基拉身边靠了靠,然后再基拉的左耳上轻轻的落下一吻——“我喜欢你”。

砰——烟花在空中炸裂。

“你刚才说了什么?”

“我说……”

 

评论(7)

热度(8)

© Birch syru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