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同人】【PK/企拉】麦田

我搬到这个小镇是在五年前,这是一个很偏远城市的小镇
面朝大海,有著大片大片的麦田,金灿灿的,比夏日的阳光更明媚

第一次见到企鹅是在一个小麦成熟的六月
依稀记得的是那日的阳光,和那日成熟的小麦
企鹅的苍白与这些显得格格不入,一顶独特的帽子遮住了半张脸,但还是遮不住那有些苍白的脸色

企鹅是这个小镇中的异类,从我认识他的那一天起就不曾记得他又走出过他的房子
平日里我会帮他买些日常的生活用品,我不知道在我来之前,他的生活是怎麼过的
我们常常坐在他家客厅聊著一些毫无边际的话题,当然,更多的时候我只是一个倾听者

他说,他有一个恋人,那个人有著一头金色的长发
他说,那个人的头发又长又乱,却总是倔强的不让自己帮他打理
他说,他喜欢这个小镇,因为这里的小麦田就像那个人的头发一样灿烂
他说,那个人,那个人,那个人。。。。。。满满的全是那个人的故事

我曾经幻想过那个人是一个有著金色长发的美丽女子
而且必定是一个性格倔强的女子
我想企鹅一定很爱她
但是,为何,企鹅离开了她来到了这个?
我不知道,也没有去问
因为只要一看到企鹅谈起他时的笑脸,我就知道,也许有些事,我不该去问

企鹅是在两年前麦子成熟的那一天下午离开的
那一天的阳光就和我第一次见到他是那样灿烂,照在小麦上
反射出的光灿烂的让我无法直视
灿烂的似乎可以遮蔽世上的一切谎言和悲伤

我一点都不吃惊与企鹅的离去,只是没想到会是那麼快
我是学医出生的,在见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猜到了他的身体状况
他的房子只有在小麦成熟的那个季节才不会开暖气
帽子遮住的半张脸下露出的是几乎没有血色的嘴唇
总是咳嗽,不能出门,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了他的离开

之后我有努力地找过一些关於他亲人的消息,但是我却没能找到
我有认真的去翻他的每一件遗物,每一件可能留下讯息的东西
但是还是什麽都没能找到,之后我买下了那栋房子
我不希望有其他的人进入他的房子,至少在我找到企鹅的亲人前我不希望有人进入
但是在那之后,我自己也再也没有进去过

一年前,我收到了一个名叫特拉法尔加罗的人的来信
他说,他是企鹅的朋友
他说,有些事想要告诉我
他说,他想要与我见一面
我答应了

与他见面的日子下著小雨
刚播种下去的小麦被打完了腰,低垂著,哭泣著
那是一个留著小胡子的男人,棕色的肤色,诡异的纹身,浓重的黑眼袋

他说,企鹅在搬来小镇前是一个驰骋海洋的海贼
他说,企鹅当时是他的战斗副手,是海军的重点通缉对象
他说,企鹅那时有一个恋人,有著金色的长发
他说,企鹅很爱他,但是当一切平息的时候,他却发现因为长期的战斗,他已经活不长了
他说,企鹅狠心的与那个人说了分手,然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他们面前,不论是罗还是那个人
他说,接下去的几年里,他不知道企鹅去了哪,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活著,而企鹅那时的恋人也就此消失了

他说,企鹅的恋人,叫做——基拉,K-I-L-L-E-R.

接下去不知道又说了多久,大都关於罗来找我的原因,得知企鹅的死的过程等等
最后他交给我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两个少年

黑发的少年,笑的一脸天然,紧紧的搂著怀里金发的少年
那个笑容我很熟悉,是企鹅再说起他恋人时所露出的笑

金发的少年,被那黑发少年搂在怀中
一点点的别扭,一点点的害羞,一点点的脸红
还有,一丝甜腻的幸福

我拿著照片,再一次踏入了那间房子,再一次认真的寻找
我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找到了一个八音盒
上面刻著淡淡的几个字—— KILLER

我卖了我和企鹅的房子,然后带走了那个八音盒和那张照片
我离开了那个小城镇,开始在世界游历
我想我终有一天能够遇到那个金发的少年

我走在一个不知名的城市的街道上,六月的阳光已经有些灼人
我想起那个沿海的小镇,那里的小麦一定又一次灿烂到了晃眼的地步
恍惚间,我看到我的眼前晃过一片金色
杂乱的金色头发,像那片麦田一样灿烂的金色长发

评论(1)

热度(6)

© Birch syru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