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同人】【PK/企拉】蜉蝣

佩金视角

【1】

第一次见面是在香波地岛上,彼此的船长吵得热火朝天,最后侥幸从巴索罗缪的掌下逃脱,吵吵闹闹匆匆忙忙,只是一味的跟在船长后面跑。

很偶尔的会在报纸上看到他的照片,金色的头发杂乱的披在脑后,带着一个奇奇怪怪的面具,手上拿着镰刀,看起来似乎有那么点意思。——杀戮武人基拉,这是他的称呼,哼,多么虚张声势的称呼。

难以避免的会想知道藏在那可笑面具后面的脸是长什么样,于是遍四处调查起他的出生,这种事情对于一个海贼来说并不困难,不过这次确实难倒了佩金。到处都无法找到他的相关信息,所有的照片都是带着面具出现,这让佩金不止一次感叹或许这家伙是个怪人。也罢,反正在这海上跑总是难免会有目的地一致的时候。

再次碰面的时候,两家的船长一见面就死毫不客气的你来我往吵了起来,也罢,只要别打起来就好。和上次见到面时一样,他还是一语不发的跟在基德身后,在他快发作的时候跑上去劝阻一下。看起来,似乎远没有想象中那么有意思。

 

【2】

最近的佩金有点奇怪,这是红心海贼团全团的人都发现了的,不但一个人去拜托线人调查基拉的情报,还对于基德海贼团的动向格外关心。

——难道说那个叫基拉和是佩金的仇人?

团里甚至传出了这样的传言。不过这些都碍不着佩金对于调查基拉这件事的热衷,仅管他的调查没有丝毫的进展。当然还有一点,佩金自己并没有发现自身的奇怪,他还是和平时一样的和夏奇一起喝酒,和罗一起联手欺负贝波,什么都没有改变,只是他每天都会空出那么点时间去想那个金发小子而已。

线人长期无法提供情报,时间久了佩金自然也就放弃,反正也就是这大海上偶尔擦肩而过的缘,又何必那么在意,说到底人家还是对手船上的二把手。与其去在意对方的身份,还不如去磨练自己。

之后自己跟着罗到处跑,在顶上决战时救了路飞,之后又进入了新世界,自家船长加入了七武海,自己这些船员们也成了一等一的海贼,日子过得也算平静,虽然自家船长依旧在打着鬼点子。

寄到手里的报纸上偶尔也会看到基德海贼团的动向,大抵都是又在什么地方干了什么惹人注目的事情。海贼的世界说简单也实在是简单,会出现在报纸上的也无非就是那么些事,过眼就忘,没有什么好细究的。

 

【3】

毫无瓜葛的过了两年,再次与基德海贼团碰面是在罗和路飞联手大闹一场之后,失去了七武海身份的他们又做回了普通的海贼,和其他海贼团碰面的机会自然也就多了起来。

两年后的重逢没有什么欣喜的,就算过了两年不和的人也依旧不和,就算已经成为了大闹过新世界的大人物两家的船长见了面也依旧会吵得不可开交,只是大家嘴上功夫较之两年前有了些进步,仅此而已。

比起船长们,反而是副手们的变化要大些。佩金也不再是当年那个整日笑哈哈的小海贼,罗不在船上的日子里全是他一人指挥全船,身上也留下了许多战斗过得勋章,较之当年笑容少了不少,疯狂劲倒是还在。不过真正让佩金感到意外的其实是基拉,虽然偶尔也会在报纸上看到他,但是也只是过目就忘的程度。

金发还是和两年前一样乱糟糟的,但是原先对于海贼来讲略显纤细的身形已完全不在,最明显的莫过于下巴上的胡子。要说变真是变的不少,但是标志性的面具还是原来的那个,武器也依旧是两把镰刀。

佩金隐隐约约觉得,自己或许又要每天花那么一点点的时间去猜测那张面具下是什么样的脸了,但也只是一点点时间罢了,谁也无法察觉到,那便也什么都算不上了。

 

 

基拉视角 

【1】

基拉最近有点头疼,自从香波地岛见过一面后自家船长就整天念叨着“下次见面决不饶过那个野猫。”——对,小野猫说的正是特拉法尔加罗。虽然每次见面都会吵上一架,但自家船长似乎还是挺享受和罗吵架的,还因此把航线改了好几次。

不过比起对方的船长,基拉注意的更多的却是站在船长身后那个带着怪异帽子的男人。帽檐压的很低,遮住了大半张脸,露出的嘴角总是处在一个似笑非笑的角度,偶尔的在看到基德被罗激怒的时候露出一副看起来有点愚蠢的脸,不过说是脸其实也只是鼻子和嘴巴的部分罢了。基拉很好奇,这样一个人究竟有着怎样的眼神。

但事后基拉觉得自己似乎多想了,别说通缉令,这家伙就连在报纸上报道红心海贼团的时候都不太出现,顶多就是随笔提一下名字的程度,不禁让基拉觉得,或许这家伙只是徒有一张看起来很厉害的脸罢了。

 

【2】

比起基德,基拉觉得自己实在是过于冷静,有一个做事全凭冲动来下决定的船长,作为副手的他自然是要理智许多。再加上自己的个性本来就是那种冷淡的人,那也就更加如此了。所以在看到基德整天念叨着罗的时候他想的更多的是怎样在让基德能够与罗见面的情况下又不受影响的继续顺利的在海贼的世界里生存这种看起来似乎很复杂的问题,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会对那个戴帽子的人感兴趣,完全是因为想了解罗的海贼团罢了。

香波地岛一战,双方都侥幸从巴索罗缪的掌下逃脱,匆匆忙忙的各奔东西,本来以为下次见面就必定是以敌人的身份相见,结果却是被自家船长牵着跑不得不好几次的遇见他们。每次见面都是那个人都是带着那奇怪的大帽子一语不发的站在罗的背后,除了嘲笑基德时露出的大笑和平时嘴角奇妙的角度,基拉没有见过佩金其他的表情,就连在战斗时也是一副游刃有余的似笑非笑的表情。能够表达出感情的双眼被巧妙的遮在了帽檐下,这让基拉始终猜不透佩金行动时都在想些什么。不过这也无所谓不是么。

然后时间久了自家船长对于罗也失去了兴趣,大家收拾行囊再一次各奔东西。基拉随着基德前往新世界,罗则是去大闹顶上决战带走了路飞,之后又当上了七武海,而那个原先连报纸上都不太被提到的人,也成了一名大海贼。挺好的,各奔东西各忙各的,说到底不是一条船上的,大海上的缘分也就不过如此罢了。


【3】

再次和他见面是在两年后,罗和路飞大闹新世界,他们也丢了七武海的身份,做回了普通的海贼。基德和罗还是吵得不可开交,基德被嘲讽的时候佩金也依旧会在后面偷偷笑着,看起来似乎和两年前也没什么特别大的变化,明明双方都是大闹过新世界的人了。

基拉自己变得强壮了不少,两年里也陪着基德到处发疯,实力也好名声也好都上升了许多。佩金看起来却还是一副老样子,大大的帽子遮住了眼睛,只是露出来的脸上多了些战斗的痕迹,看起来也比两年前干练了许多。但是嘴角的弧度依旧和当年一样,似笑非笑,永远猜不透的表情。

基拉时常觉得,如果自己有自家船长十分之一的冲动,也许有些事情就会发生极大的变化,但是如果说到底还是如果,他也依旧是那个冷静理智的基拉,那么那些如果的事情,又算得上什么呐。

 

无视角 

【1】

大航海时代开始的波澜壮阔,结束的时候却意外的有些平淡,路飞不出意料的当上了海贼王,那些曾经叱咤海洋的人们有的在伟大航道上就近住了下来有的则依旧在这大海上驰骋。基德依旧在这海上驰骋,不过比起当年却是安分了很多,反正没闹出什么特别大的伤天害理的事海军们也不太愿意去管,日子过得倒也自在,意外的是罗也上了船,跟着基德满伟大航路的到处跑,干回了医生本职的他倒也过得快活,遇到不快了也可以对着基德劈头盖脸一顿冷嘲热讽,反正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没有谁管得上的。

基拉还是老样子跟在基德的后面插手着各种大大小小的事务,不过却从战斗一线上退了下来安安心心坐着军师和后勤的位子,性格也变得放开了不少。要说最大的的变化大概还是装扮,基拉在路飞登上海贼王宝座的隔天就卸下了面具,刮掉了胡子,而那跟随他在海上闯荡多年的镰刀在割去那金色长发后也正式寿终正寝。短短的金发扫在后脖子上的触感让基拉有点怀念,剪短的刘海露出了原先藏在那之下的左眉毛上的那道疤痕。相较于当初在海上到处闹事的日子现在基拉的每一天都过得异常轻松,不用担心海军的追捕也不用担心对手的攻击,只是偶尔要操心一下基德和罗之间的矛盾罢了。

罗上了基德的船之后,他的船员们有的就此当回了平民但更多的是各奔四处上了不同的人的船继续留在这大海上。佩金是这其中的少数人,他在路飞当上海贼王后就离开了船,走的比罗还快。他摘掉了帽子,戴上了眼镜,有点长的黑发被扎在了脑后。帽子下的那张脸说不上什么好看,但是那双眼睛中流露的清澈的眼神让人难以想象他曾经是一名海贼。佩金隐去了名字,改变了形象,在各个岛上做着医生,这么说起来和罗也许有点像,只不过一个在海上一个在陆上。偶尔的他会从报纸上看到罗他们的动向,得知他们平安便会欣然一笑,若是又出了什么岔子还是会和以前一样大声嘲笑,只不过现在只有他一个人笑了。夏奇和贝波有时候会从别的地方给他寄来些东西或是告诉他其他兄弟们的状况,日子过得自由自在什么都不用愁,比起那时候提心吊胆的日子现在的生活显得平淡了许多。


【2】

世界上的事情有时候就会如此巧合,明明双方都是毫无章法的到处跑着,但是巧合却还是会让他们相遇。罗在岛上遇见佩金的时候并没有多意外,笑着嘲讽着“你小子该不会以为脱了帽子就没人认识了吧,就你那医术也到处当医生啊。”佩金也只是和以前一样摆出似笑非笑的表情说着“总比抛下自己船队跑去别人船的家伙好啊。”没有什么老友重逢的寒暄,只是不约而同的相视大笑,站在人来人往的街角就这么旁若无人的聊着笑着。

傍晚的时候基德的呼喊从罗的身后传出,佩金往罗身后望去,金色的头发在夕阳的照射下有些晃眼让他有点看不清,模糊的视野让他想起了自己当年整日想着某个金发小子的时候。

“初次见面,我叫基拉。”——金发的人向佩金伸出了手,夕阳照射下的金发总是带着奇妙的光晕。

“初次见面,我是佩金。”——伸出的手被佩金回握,金色的光晕倒映在佩金的眼睛里显得有些暧昧。

 


评论

热度(6)

© Birch syrup | Powered by LOFTER